“老赖”摇身一变,竟成了月入过万的反催收导师
2021年04月07日

 

"我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在一个专门为"老赖"提供协商还款等服务的QQ群里,醒目地挂着这样一则群公告。随着网贷、P2P、信用卡分期等消费金融贷款兴起,大量借款人因为各种原因而逾期没法及时还款。由此催生了反催收联盟的兴起。

 

何为反催收?即为逾期人提供服务,根据还款金额进行高额抽成。这些黑灰产组织往往号称自己是"反催收联盟"、"抗击催收中介"、"协助个人债务重组"、"职业代理贷款逾期"……这一灰色产业链盯上这些贷款者,试图对其进一步二次“收割”。

 

 

“反催”究竟是怎么回事

 

“反催收”的中介人员宣称认识“高炮”平台催收人员,可防止受害者通讯录被曝,但需要收取贷款人被贷款金额的四成费用;也有中介人员称专业解决暴力催收,可对贷款人以及通讯录联系人进行端口系统拦截,但需进一步获取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运营商密码、QQ同步助手账号及密码等一系列个人信息。

 

在分析人士看来,除了资金损失外,受害者各类敏感信息被中介人员大范围掌握后,既存在个人隐私被泄露的风险,也不排除犯罪分子直接利用这些信息去“高炮”平台借款,进而给受害者进一步带来资金损失的风险。

 

目前,不论是微博、百度热议还是其他网贷论坛,关于“遇到懂行的人点拨,才把未经同意恶意下款,威胁要曝光通讯录,已经找人协商退款并注销了账号事情解决”的言论屡见不鲜。这些言论的传播者,主要“狩猎”被强制贷款的受害群体,表面看似给了受害者一根救命稻草,但实则却将后者推至另一个深渊。

 

所谓的“懂行人士”实则为反催中介。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其可通过“呼叫转移”的方式,为用户解决暴力催收的问题。具体操作方式是,用户需要把手机号、贷款产品名字、还款日等信息全部发给中介,中介将为用户手机设置呼叫转移,呼叫转移时间大概需要34天,并承诺半个月时间可以为用户注销贷款账号,中介人员需要收取用户四成贷款费用。

 

其他类似中介人员,其中有人称专业解决暴力催收,可对贷款人以及通讯录联系人进行端口系统拦截,收费300元一位,需进一步获取用户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运营商密码、QQ同步助手账号及密码等一系列个人信息,号称主要根据用户信息去匹配平台IP地址服务器,并需要用户提供一份完整的通讯录,其将根据通讯录电话批量添加端口,一一拦截。

 

刚开始的时候,一些欠债人利用业务漏洞和投诉机制,给金融平台制造干扰,以达到不还钱的目的。他们从最初的交流经验到手把手教人如何逃债,渐渐的这些背负贷款的老赖形成了一个“反催收联盟”。当你在百度中输入“反催收”字样时,便可窥探到一些蛛丝马迹。有交流反催收的经验帖,有自称“个人债务管家”的服务网站,还有成百上千个QQ经验交流群等等不一而足。对于有多头借贷的网贷欠款人,有的反催收组织甚至还提供“一对一定制服务”。

 

 

目前反催收惯用的招数一般是投诉、耍赖、扮弱势等。催收员的收入主要与催收绩效挂钩,据了解,业绩好的催收员甚至可以月入一两万元。由于央行、银监会早在 2017 年就发布《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所以恶意逾期人也会拿着这一条来应对催款员。

 

电话是催收员联系借款人最常用的方式。恶意反催收的逾期人,往往会尝试激怒催款员,让他说出违规的话语,并对其表示:这次通话正在被录音,如果对方出言不逊,自己将去起诉。反催收人员正是利用这种套路,通过恶性投诉等手段施压,以达到免除利息或延期还款的目的。

 

还有部分欠债人故意拖延抵赖拒不还款,甚至还会找机会诬告机构;更有甚者伪造贫困证明、病历证明、住院缴费单等,以从金融机构处获得息费减免。正是凭借其成熟的操作套路,原本的“老赖”成了如今的反催收导师,以往对抗催收的方式,如今成了生财之道,反催收产业链已然成型。

 

欠债人看似“空手套白狼”,白花了金融机构的钱,但反催收的很多套路在业内人士看来只是“徒劳”。即便是欠债人觉得有希望赖掉债务而沾沾自喜时,也可能已掉进了导师们的陷阱,服务费、佣金最高抽成达70%,欠款人最终也会深受其害。

 

根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全国已确认识别的欺诈团伙上万个,团伙成员超百万,全年“黑产”引发的经济损失高达915亿元,造成个人信息泄露高达65亿条次,线上交易平均欺诈人均损失9400元。   

 

反催灰产团队化操作层层抽佣,有成员靠“撸口子”月入上万

 

由于运作门槛低,行业暴利,目前从事这类灰产人员已经形成组织化运作,并通过层层代理进行诈骗,在获取受害者个人信息后又进行二次售卖营销。

 

“我们团队有十余人,主要通过微信群沟通,我们一直在到处找人,人越多抽佣越高。”当被问及是否能加入该组织的时候,一中介人员介绍道她所在的团队主要面向的是被强制贷款的受害者以及出现逾期的贷款人,主要赚取四成贷款的服务费,也可以采取层层代理的方式。例如对方收了你600块钱,给300元到上级,由他安排,其他的对方就不用管了,多‘撸’口子是最重要的,这些团队的成员很多通过这种方式已经达到了月入上万。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14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总数达1591万;另据国家发改委数据,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法院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1443万。短短4个半月时间,失信被执行人增加了近150万人。

 

随着这部分人的持续增多,反催收的灰色产业链正在欠债人中逐渐兴起,且从中获利颇丰。这一类“反催收联盟”灰产,背后涉及到高利贷、个人信息贩卖、电信诈骗等违法行为,最开始一般是“老赖”们自发组队,后来甚至发展成以商务咨询、法律咨询等名义成立公司,从中牟利。

 

“反催收”灰产肆虐,其发展的背景离不开网络借贷市场的野蛮发展、逾期借款人数量庞大、暴力催收问题严重以及现金贷利率的整治等。疫情之后,一些消费贷款逾期率较高,催收量越来越大,想要解决催收问题的个人越来越多。灰产团体就看到了这个机会,一方面声称可以帮受害者解决催收问题,收一波钱,另一方面将获取的信息向贷款平台或者电话销售平台转卖,再收一波钱。

 

阅读全文
推荐阅读
推荐产品